>歷史>>正文

阿拉伯使團向唐朝下戰書,唐太宗卻這樣的回應

原標題:阿拉伯使團向唐朝下戰書,唐太宗卻這樣的回應

唐貞觀二年(628),一個波瀾不驚的年份。 一個引人注目的神秘使團來到唐太宗李世民的宮廷。這是一伙說閃米特語的阿拉伯人,他們從阿拉伯半島麥地那港口延布啟程,由波斯灣經馬來半島至南中國海的“香料之路”和“陶瓷之路”來到廣州。 他們自稱是“上帝的使者”穆罕默德派來的,鄭重其事地向大唐皇帝呈上了一封信。信的內容應該與同一年送給拜占庭皇帝赫拉克利烏斯和忒西豐國王卡瓦德的信一樣。

我們從西方歷史上得知,穆罕默德寫給赫拉克利烏斯的信幾乎就是一張挑戰書,信中要求拜占庭皇帝承認唯一真正的上帝并且侍奉這個上帝。關于這位皇帝接到信后的情景已無文獻可考,很可能沒有給予答復,或許只是聳聳肩一笑了之。其后果是,許多年后,穆罕默德的妹夫奧馬爾、信仰伊斯蘭教的塞爾柱人、奧斯曼突厥人遵照穆罕默德的遺言,對拜占庭發起了一輪又一輪的報復性進攻,直至君士坦丁堡變成伊斯坦布爾。 而接到同樣的信件時,弒父自立的波斯忒西豐國王卡瓦德正忙著收拾國內的持不同政見者。莫名其妙的挑戰書使心情糟糕的他極為憤怒。他把信撕碎,扔向使者,喝令他滾回老家去。當使者將這一情形報告給麥地那的發信人時,發信人雷霆震怒:“啊,真主!就這樣吧,請你奪去他的王國吧。”后來,發信人的繼承者按照真主的旨意,發起了瘋狂的報復。這支高呼“安拉”的穆斯林鐵蹄挺進波斯,在那里建立了穆斯林王朝,使波斯逐漸成為世界伊斯蘭教的一個偉大中心。直到公元21世紀的今天,伊朗宗教領袖的地位還在伊朗總統之上。

不過,中國皇帝沒有像赫拉克利烏斯那樣對信不理不睬,更沒有像卡瓦德那樣粗暴地辱罵信使,他誠摯友好地接待了他們,像對待此前印度的佛教和此后的波斯景教一樣表示了對外來宗教的興趣,還幫助他們為廣州的阿拉伯商人建了一座清真寺。這座廟宇至今猶在,是世界上最早的清真寺之一。 正因為有著唐太宗這樣包容萬象的寬廣胸懷,“絲綢之路”這個令全球商旅心馳神往的黃金商路才得以在經歷了兩晉南北朝的長期靜謐之后重新喧鬧起來。 駝鈴悠悠,搖落大漠多少星月。通過沙漠中那些若隱若現的駝隊,隋唐那如同落霞與彩云般的絲綢、那魅力四射的瓷器、那令外國文人如獲至寶的紙張源源不斷地輸入波斯,波斯的珠寶、香料、藥品也如涓涓細流匯入隋唐。

從此,一批多過一批的回族先民--穆斯林“蕃客”陸海分程,閃現在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上。都城長安、河西走廊地區以及東南沿海的廣州、揚州、泉州、杭州是他們經商落居的主要去處。他們在此行商坐賈,開設“胡店”和“波斯肆”,經營香藥、珠寶、象牙、犀角及中國的絲綢、藥材、銅器、陶瓷等。尤其別出心裁的是,他們在土地稀缺的廣州、泉州周邊優先占據了幾塊風水寶地,經營起了公共墓地生意(這種創意直到公元21世紀初還是中國房地產商的一大生財之道)。同時他們還進行著一種具有國家性質的易貨貿易,中國史書稱之為“朝貢”,即阿拉伯商人以“進貢”的方式,把自己的貨物運到中國,“賣”給中國朝廷,再把回賜的禮物運回阿拉伯賣給當地的富人。通過這種方式,他們可以免納沿途的商稅,獲取更為豐厚的利潤。

唐朝的中國是一個鳥兒在天空任意翱翔,魚兒在水中自由游弋的時代。沒有外貿壁壘,沒有民族歧視,也無須辦理身份證或者綠卡。商場得意的大食商人們干脆定居中國,有人還考中了大唐進士。東西交流鼎盛時期,留居中國的阿拉伯和波斯人達到了創紀錄的十幾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阿拉伯使團 馬來半島 至南 香料之路 陶瓷之路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平码3中3资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