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27年了,為何你還忘不掉《新龍門客棧》?

原標題:27年了,為何你還忘不掉《新龍門客棧》?

80年代末,香港電影新浪潮方興未艾,曾憑借《蝶變》和《新蜀山劍俠》名聲大振的徐克導演,在香港影壇逐漸有了自己的運作體系。

徐克于類型片上的如魚得水,推動了香港新類型的沿革。在金公主的投資下,《英雄本色》的破天荒成功,促成了徐克電影界多面手的身份。

跟隨武俠片于香港影壇的二次興起,對武俠的熱度以全新的姿態興起。

老一代武俠宗師名聲猶在,徐克與胡金銓兩代武師聯手的《笑傲江湖》已見雛形。

對于《笑傲江湖》的翻拍,徐克與胡金銓的意見始終沒能統一。人物情緒的內斂和外放成為了電影矛盾爆發的導火索。

曾據胡金銓本人透露:徐克在拍攝中途改了14次劇本。對劇作的過于隨意,致使胡徐二人不歡而散,胡金銓退出徐克團隊,由助理許鞍華代掌。

《笑傲江湖》電影成片出現時,我們既可看到服化道的古樸和典雅,又能感受到人物的浪漫和抽象。

可徐克對風格的干涉由來已久,執拗和立意逐步變成他作為電影人的標簽。

1991年在吳思遠的撮合下,胡金銓和聯邦電影公司放開了對《龍門客棧》翻拍的版權。

《龍門客棧》上映于1967年,作為60年代名噪一時的武俠爆款,曾打破了港臺多地電影票房紀錄。

《龍門客棧》雖為胡金銓臺灣指導的首部武俠片,但所呈現的俠義情懷,以及忠君愛國的儒家思想,直至今日依然激蕩人心。

其實在《新龍門客棧》籌備之時,胡導年近六旬,處于半歸隱狀態。即便胡金銓與徐克在前兩年因《笑傲江湖》不歡而散。

在徐克美國讀大學時,在論文選題上,便對胡金銓電影做了專門細致的研究。劇外徐克對胡金銓的崇敬之心,早已溢于言表。

當時胡金銓德高望重,或為了成全后輩,他終于放權,讓徐克參與《龍門客棧》的改編。

第一次合作胡金銓對徐克已心存芥蒂,此次吳思遠從中調和:導演掛李惠民,監制掛徐克。

《新龍門客棧》能重現江湖,得益于吳思遠的出色運作。思遠影業和臺灣聯邦影業一拍即合,這部武俠經典的翻拍提上了日程。

因為90年代初,新武俠電影的強力復蘇,觀眾審美逐漸傾向于大場面、強視效和全明星。

由徐克衍生出的武俠宇宙,逐漸成為了票房主力輸出,在港澳臺和東南亞皆有廣泛的受眾群體。

《新龍門客棧》25年后舊瓶裝新酒,思遠影業和瀟湘制片廠的相互配合,為電影成功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外景選取上,《新龍門客棧》團隊遠赴敦煌,在大漠黃沙中完成了一項又一項艱苦工作。

其實《新龍門客棧》的上映過程并非一帆風順。在電影即將開拍之時,李連杰的經紀人蔡子明,出現在吳思遠的視野中。

之后吳思遠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到:蔡子明借黑社會之名,對他和《新龍門客棧》言語威脅。

為了搶奪翻拍權,蔡子明表示不惜用強,這一做法曾一度讓他為之害怕和苦惱。

可變故發生之后沒多久,蔡子明被意外暗殺,關于《龍門客棧》的版權爭奪戰亦告一段落。

由吳思遠擔任制片人,李惠民導演、徐克監制,梁家輝、張曼玉和林青霞主演的《新龍門客棧》,主創班底最終敲定。

《新龍門客棧》延續了《龍門客棧》的故事框架,忠肝義膽和俠義豪情成為了全片的內核。核心價值不變的情況下,新版對人物進行了大幅度的改動。

白衣儒俠蕭少镃增添了風流俊雅的氣質,周淮安乘坐駱駝、一身黑衣現身大漠,注定與龍門客棧結下了生死情緣。

梁家輝演繹周淮安時,把角色的外冷內熱和智勇雙全展現得極為到位,包括他與邱莫言和金鑲玉的三角戀,風云變幻之間已化為難于無形。

大反派曹少欽則極盡華麗之能事。在人格塑造上,徐克以多個角度,揭示了其性格的殘暴兇狠和武功的深不可測。

年輕的甄子丹飾演大反角,是職業生涯的一次突破性飛躍。矯捷的身手下,他性情乖張的特質更一改往日角色中的單調,只手遮天的曹公公躍然紙上。

在曹公公強大的壓迫感下,這幫忠良義士是沒有歸途的。最終他們遠走荒漠、踏入龍門客棧,也是宿命之必然。

上官靈鳳的反串角兒由林青霞的邱莫言替代,邱莫言在電影中的情緒始終內斂克制。

為了愛情,邱莫言可以奉獻生命的,她的江湖大義也是在愛的驅使下完成的。

使命感和孤獨感的交織,加速了她命運的悲劇。或許,邱莫言寄托了徐克心中完美的俠女形象,忠肝義膽且俠骨柔腸。

最終,邱莫言身埋黃沙、為愛而死,更如徐克對人吃人亂世亂世和爾虞我詐江湖的強烈諷刺。

客棧老板金鑲玉風情萬種,勢利自私,于官匪之間左右逢源。作為荒漠的執法者和客棧江湖的裁決者,金鑲玉骨子里是正義的。

同周淮安的你來我往纏綿中,正義感被逐漸激發。

龍門客棧是獨立于廟堂之外的大漠王國。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山高皇帝遠的金鑲玉,守住了大是大非的底線。

周淮安身上有千百年來傳承儒俠的影子,有極強的感染力。金鑲玉最終倒戈周淮安,是俠義精神的延續,也是江湖人立足于天地的初心所在。

舊派的武俠世界中,客棧始終是一道繞不過的坎兒。客棧是舊江湖的終點,也是新江湖的起點。

或許《新龍門客棧》情節設定之初,便融合了胡金銓多個武俠宇宙。

《龍門客棧》、《迎春閣之風波》和《三岔口》三部電影客棧元素的相互交織,共同成就了“龍門客棧”這座新武俠的地標。

客棧就是一個江湖,陰謀和實力的碰撞、身份的互換交替,進一步強化了客棧的象征意義。

游俠、東廠和金鑲玉等多方勢力的相互交博弈,無形間給電影增添了肅殺緊張的氛圍。

眾所周知,胡金銓是客棧的最好詮釋者。至《新龍門客棧》內,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被延續。

多方勢力終于龍門客棧內匯聚,劍拔弩張之感一觸即發。

作為徐克的御用老戲骨劉洵,動靜之間皆為戲碼。他與周淮安笑里藏刀的逢場作戲,不見刀光劍影,卻兇險萬分。

二人四目相對,轉眼之間,已道盡了一個是非顛倒的江湖。

而后周淮安和賈公公皆為夜游高手、互摸底細。經過一夜纏斗,他們皆探得龍門客棧最隱秘、最黑暗的一面。

雙方勢力于房屋外飛檐走壁、兔起鶻落,既是傳統武俠情懷的延續,又是成人童話的影像化重現。

《新龍門客棧》的優秀在于其張弛有度、內外兼修。如果只放任徐克一人攬權,則不會有如此出彩的室內戲。

如果所有戲份全在客棧完全,情節因過分緊繃,而生澀無趣和缺乏張力。

正是李惠民和徐克的相互協作,才促成了這部非凡的經典。于內,我們可見李惠民優秀的場景調度,于外,我們又可見徐克肆意揮灑的壯志豪情。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內景的狹隘逼仄和外景的大漠孤煙一張一弛,極具層次感。而前后分明的層次,更給觀眾強烈的感官沖擊力。

結尾的生死決斗,是一切恩怨的終結,大漠狂風下,良知被盡數掩蓋。血和黃沙的混合、殺戮的不斷催化,最終讓電影達到了高潮。

電影中豐富的故事情節、人物性格的多樣化、華麗寫意的打斗都成為了人們反復解讀和玩味的元素。

《新龍門客棧》稱得上是武俠經典,但電影骨子里卻是反武俠的。

其實《新龍門客棧》元素再多樣,也離不開“出關”二字。出關既逃離江湖,逃脫也成為了《新龍門客棧》的核心議題。

從兵部尚書楊宇軒被害那刻起,正人君子皆在奔逃。邱莫言和周淮安所做的一切努力,只不過為了遠離江湖這個是非之地罷了。

與胡金銓的儒俠不同的是,徐克的游俠多無名利之心,隨遇而安更見道家風骨。畢竟以周淮安和金鑲玉之力,是無法消除一切江湖的惡。

在眾人傾盡全力大義鋤奸、殺滅曹公公后,周淮安三人隱于大漠,深藏功與名,也實現了徐克對于俠客的情感期許。

徐克的反江湖特征由來已久。自他第一部武俠片《蝶變》開始,老怪便劍走偏鋒,以嬉皮的姿態解構江湖。

即便在徐克巔峰之作《東方不敗》中,歸隱亦為俠的終極目標。東方不敗中的林青霞,她表面灑脫,內里卻也成為了權力斗爭的犧牲品。

一入江湖歲月催,在紛爭之下,人心即江湖。東方不敗耗盡半生時光爭奪名和利,只為求一個隱退的可能。

《新龍門客棧》于1992年夏天上映,其商業效應并沒能如前作《龍門客棧》般,掀起一股票房巨浪。

內容的精細卻換不來票房的起飛,《新龍門客棧》的最終票房定格在2100萬,位列當年排行榜第15位。

《新龍門客棧》離上映已近27年,香港電影幾經震蕩早已不復往日之風采;即便是整個90年代,也很難再拿出一部武俠片和《新龍門客棧》比肩。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以李連杰替代梁家輝,會讓《新龍門客棧》更為驚艷。

但梁家輝的對于把控已出神入化,就連梁家輝后來也親口承認:拍完《新龍門客棧》后,再拍其他電影我都不會再怕了。

19年后,徐克再續大漠俠情,《龍門飛甲》于2011年上映,以第一部3D武俠片作為宣傳攻勢。

但今非昔比,電影受限于格局,早已不復往日的連貫和灑脫。

美好的舊時光,或許不會再有了。

(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新蜀山劍俠 胡金銓 胡徐二人 吳思遠 聯邦電影公司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平码3中3资料评论